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正文 第207節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“再者說,你想要證據,那我倒想問問你,你昨晚上割破手指的漁線,在哪裡呢?能不能拿出來讓我們看看?你也是警務人員,應該明白,以鑑別科人士的專業水準,他們能立即給你作傷口比對。只要能吻合,就可以證實,是這根漁線形成的傷口,又何必在多割一道傷口出來?還有,漁線上的血,即使當時擦拭乾淨了,但才一天不到的時間,我想還是有許多方法能採取到相關資料的。”柯摩斯的話,使厲良一時間無話可說,只能保持沉默。

看到厲良不吱聲,柯摩斯接著窮追不捨地說道:“甚至於,若你說是在換漁線時,不慎割破手指的。那在你野釣時,因為傷口無法立即癒合,多少都會在釣杆的把手處沾染到些許血漬。這是因為,看上去,你好像沒有使用創可貼貼住傷口的習慣。綜上,任意一點,都能證明你所說屬實,甚至能間接排除掉你的嫌疑,證明你清白,但為什麼不說出來呢?或者,你完全沒法說出來,因為你拿不出那根漁線與釣杆。我沒說錯吧,厲警官。”

隨著柯摩斯步步緊逼,厲良的面色漸漸由烏青變為陰灰,到最後,就像洩氣的皮球般,癱坐到椅子上,耷拉著腦袋,一言不發。

本來,我還以為,都到這個地步了,他也應該認罪了,供述真相與動機了。然而,沒曾想,在緘默了片刻後,他竟然又抬起頭,直勾勾地盯著柯摩斯看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