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49 臨別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父親雖然在洛陽呆過一段日子,對這些朝廷秘辛卻也不太瞭解,奇道:“元皓先生,天子相召,承澤怎可推託?”

田豐對父親倒是挺尊重了,微一躬身道:“將軍有所不知,承澤此番入京,名為太子舍人,實際上卻是大將軍授意的。當今天子素來不喜太子,有意廢太子之位而改立皇次子協,承澤此番若去,兩頭不討好,殊非好事。”

這個時候的父親應該說顯然還不具備把眼光放向天下的能力,這一層面的話是他沒有想過了,聽了田豐的解釋也自皺眉,道:“天子相召,為臣子不可不應,依我看,承澤還是**的好。無論如何,承澤應了是天子之召,非大將軍之召,到了京中,如何行事自可另做計較。”說到這裡,父親看了我一眼,微微一笑道:“承澤既已行冠,也該到外面去走走了。”

聽了父親的話,田豐也看了我一眼,搖頭苦笑道:“看來也只有如此了。”突的,一雙睿智的眼睛看著我,道:“承澤,我方才見你接到詔令後面有喜色,卻是為何?”

我正在為父親的理解感激著,聽了田豐這一問登時大是頭痛,這老大不小的,怎麼還這麼好奇呢!搓了搓手掌,無奈苦笑道:“先生目光如炬,其實,我心中確是很想到京中走一遭。京中多才俊,正該去會他一會的。”略一頓,我又道:“而且,若是朝廷能有所振作,當可免去天下之變。若天子不可救藥,太子或是一個選擇。”東漢的崩潰,除了地方勢力極力膨脹的原因外,董卓的橫空出世卻又無治國之才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如果能用掌握中央勢力使三國混戰不產生,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