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42 善後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那小子沒有撒謊,他確實是四世三公豫州袁家的人,論輩分,還是袁紹的堂弟。

至於張飛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趕到?事情其實很簡單,那個袁家的草包醉醺醺的迷了路,就轉到了後院,正撞著甄縈,酒壯色膽,目露淫光。甄縈心知不妙便一邊退閃著,一面差了個侍女到外面來向甄逸告急。張飛等人聽了這個訊息立馬大步流星就趕了過來,正撞著那小子囂張的聲音。也活該那草包倒黴,張三爺可不是嚇唬人的主,一把抓起砸碎瓷一樣又摔在地上把他活活的給摜死了。

“三叔,你怎麼說甄小姐是我的女人,你可是知道我與公孫伯父的女兒訂了親的。”暗角,看著徐山引著幾個人拿著張草蓆將那個袁紹的堂弟收起,我拉著張飛不解的問道。張飛並非莽撞之人,更不會信口胡說,來盧奴也有幾天了,對我與甄家的關係自然是清楚了。

“嘿嘿,侄兒,這是鍾元常讓我這麼說了。”張飛神秘的笑道,這會他倒是沒了先前的火氣。

我大愕,這鐘繇,搞什麼鬼?正欲要找他再問個清楚,甄逸匆匆安撫了女兒,從裡屋走了出來,一臉激憤的道:“則注(沮授字),此事你得與我有一個交待!”

沮授微聳著眉看了我與張飛一眼,若有所思。與沮授同來的那幾人,俱是低垂著腦袋,一副欲怒卻又不敢怒的模樣。田豐與鍾繇俱是一副胸有成竹,各自微笑著立在一側並不說話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