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41 衝突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國相府。宴席。

張飛一戰之威,烏桓懾服不敢寸動,自高覽以下,眾軍校看張飛的眼神全都變了味,竟是有些畏懼了。三叔也不在意,只自與張郃言笑自若,相得甚歡。在歷史上,張郃曾數次讓三叔擊敗奪路而逃,但在這裡卻數張郃最對三叔的脾氣,兩人相交不過數日,便已儼然生死知己一般,相與甚歡。若說在早先,張郃還只是服張飛的勇武,這城門立威之後,三叔尺寸拿捏有當,其軍略膽識則讓張郃由衷的佩服。

放下心中疑慮,沮授也才與田豐回覆貧時交,對田豐以兄長相待,兩人俱是博學機變之人,引經論典,切弊時事,其識見才略,便是我這個後世之人也是歎服不已。鍾繇也是博學之人,但他素性較為灑脫,與田豐沮授二人對不上調,只時不時的與我對上幾杯,一面傾聽田豐沮授的言論,或者低頭與我品評幾句,或者自斟自飲,大把嚼肉。虧他靜時有若處子,此時酒酣耳熱,竟有如此一付好牙口。

甄逸與姜才同為一方豪富,又是舊識,兩人並在一席,說到開心處,便是甄逸這樣的俊秀美男子,也如三叔一般,竟是脫掉外服當汗巾,拍案大笑,旁若無人。都說漢人每於酒後放浪形骸,把劍擊地渾然自若,於今一見,果不其然。只在幾兩黃湯下肚,酒宴上便不再有了一團和氣,遑論恭聲肅謹了,眾人各皆找自己說得上話了聚在一席,扶案拍板,渾不自覺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