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35 心聲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鍾繇的意思是讓我跟甄家的這兩個小姑娘走近些,就是別告訴甄家我已有婚姻在身的事,而甄逸若真的有意將他的一個女兒許給我,最大的可能則是在我父親到中山的時候跟我父親提這事。

“漢家青史上,計拙是和親!”募然間,我忽的想起了這兩句詩,不自覺的也便張口說了出來。

鍾繇一愣,微微有些失望,眉毛一揚淡淡的道:“賢弟豪氣可嘉,只是這等時機一縱即逝,事後再來後悔便無用了。”略一頓,鍾繇看著我,再又誠懇的道:“我知道賢弟是有心幹大事的人,不過賢弟出身寒門,恃氣行事並不可取。且,玄德公雖然入了大漢宗親譜,然而漢家四百年天下,漢室宗親何止千萬,賢弟今番雪夜襲殺張純,比之甘羅少年拜相亦不遑多讓。然這幾日來,賢弟看這中山的所謂豪傑,對賢弟又有幾分的敬意?賢弟雖然被推舉暫領中山相,韓文節(韓馥)的追認文書至今未回,還不是欺賢弟父子朝中無人孤立無援麼?”

我又何嘗不知這個道理,這會也只有鍾繇會跟我說這樣了話了。伸手拾起一根枯枝,“喀喳”一聲折為兩斷,扔進火塘中,自女媧設定了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分別之後,就有人必須得多付出少回報,尤其在這個世家門閥壟斷政治權力的大漢末世。略一沉頓,看著火苗緩緩躥起,我淡笑道:“人無信不立,甄公與我畢竟有救命大恩。況且世間大道何止萬千條,沒了張屠戶,便得吃帶毛豬不成?何必因著眼前這一條似是而非的捷道就此自閉視聰,關上了別的路程?一味的向前衝非是勇者所為,另行蹊徑又有何不可!”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