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5 宗親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“封兒?!”叔祖劉子敬佈滿虯筋的手指著我,微微顫抖著,眼中,卻滿是驚奇。

什麼事這麼激動?我一時也有些愣愣的,犯得著這麼著緊嗎?隨即回過神來,在這個有皇帝的時代裡,射鹿遂鹿只能是皇帝的專利,普通老百姓餓極了可以弄幾隻鹿來飽飽肚子,不過若有人將打獵說成射鹿,這可是滅族的罪。

父親在一側亦是有些驚奇的看著我,眼內灼灼晶亮,雖不似叔祖那般的激動,卻有幾分讚許,幾分憧憬。

“玄德,封兒,你們過來。”叔祖猛的一柱柺杖,向父親與我道。此時的子敬叔祖,全無了往日的慈祥仁厚,舉手頓足,卻自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。

我愕然望向父親,他只是朝我輕輕點了點頭,隨步與叔祖向古桑樹走去。

縱然我說了是一句犯忌的話,也用不著這般的鄭重吧?

二叔三叔和簡雍幾個雖也是覺得奇怪,卻只是遠遠的站著,自覺的避開我們劉家三代人。

“玄德,你可還記得,你年少時說過了一句話?”叔祖一手輕撫著古桑樹,澀澀的道。

“叔父指了是那一句?”父親有些遲疑的道,“那”卻是肯定的。我知道,這裡頭是有故事的,是哪一句話?

我的祖父劉弘去世得很早,不曾出仕。雖然曾祖父劉雄曾舉孝廉,曾做過一任東郡範令,卻沒有什麼積蓄留下,到祖父去世後,就只剩一個清貧人家的架子了。父親早孤,甚至一度織蓆販履以為業,若不是有子敬叔祖的不時相濟,別說習文練武出遊求學了,只怕還少得還要三餐不繼的。樓桑村裡數十戶劉家子弟,就以父親最得子敬叔祖的重視,對他自己的親兒子都沒有這麼盡心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