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3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了眼簾,誰想駱時遺就站在他前頭,衣冠整齊。

黎相憶已整好衣衫,跌跌撞撞地衝出殿門,大家都是男人,裡面發生過什麼,心照不宣。

等黎相憶走後,曹鄴守才抬頭,滿臉的紋路氣得又深了幾分。此前,駱應逑找了他不少次,他總以駱時遺是明君為由拒絕,然而今晚之事真叫他大開眼界。

他以為的明君竟欺辱自己的弟媳,這行為與畜生無異。

“即便是有要事,擅闖朕的寢宮也是不敬。”駱時遺負手站著,濃眉驟立,面上閃過一抹扭曲的薄怒。

“老臣既是當朝丞相,自然要制止皇上犯錯,若是皇上覺得老臣不該做,那老臣甘願辭去丞相一職。”

曹鄴守挺著身板跪下,舉起雙手去拿項上的烏紗帽,刑勻烈跟著跪下,急道:“皇上,丞相大人乃兩朝元老,他辭官定會引起百姓非議,請皇上三思。”

“哼。”駱時遺冷哼。許多事上他都會先詢問曹鄴守的意見,確實離不開他,但他如此不顧自己的面子,他若輕易原諒,帝王尊嚴往哪兒擱。

駱時遺許久不說話,而曹鄴守已摘下了烏紗帽,刑勻烈又道:“皇上,今夜微臣與丞相大人進宮乃是為了邊關之事,請皇上儘快去御書房議事。”

這句倒是給了臺階,駱時遺面上的神情稍稍緩和了些,“起來吧。”

“謝皇上。”

刑勻烈站起身,可曹鄴守沒起,他仰頭直視駱時遺,“皇上,老臣問你,鹹王今晚殺了人,你打算如何處置他。”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