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844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,對他來說十分陰暗。

而出院後,部隊人過來把他雙手銬住,送去隊裡懲罰,還差點關進牢裡。

是傅子亦關鍵時刻救了他,把他從混沌之中救出來。

之後他便在傅子亦那做事,療傷。

但他的心結一直解不開,變得更冷漠,無情,像行屍走肉,做著任務,卻沒有任何與人交朋友的情感。

那些殘酷的經歷,讓他變得疏遠別人。

這樣想,其實陸池的性格並非天生,而是後天養成。

而那些嫉妒他的人,沒本事,卻想辦法把別人變得與他們一樣。

真噁心。

唐夭夭知曉他的過往,所以能理解他。

誰沒有一段悲慘的過往呢。

陸池十分警惕,拿著儀器檢視四周,緊皺眉頭,端正的臉龐顯得很冷酷。

唐夭夭問:“這是什麼?”

陸池回答:“熱度追蹤器,榕山的溫度低下,如果有生命氣息,這個儀器能感應得到。”

“這不會是你自己發明的吧。”唐夭夭隨口一提。

“嗯。”

陸池漫不經心,彷彿設計出一款發明無關緊要,或許對他來說比較簡單。

顯得唐夭夭有些弱智了,她看著他揹包:“你這裡面還有些什麼?”

陸池平淡的說出一大串的專用術語,問了與沒問差不多,反正她不搞發明,也沒在部隊訓練過。

人嘛,總得接受自己某方面的不足。

唐夭夭笑著朝他豎起大拇指:“陸大哥,你真棒。”

“……”陸池愣了,抿唇,不答話。

江慈關切道:“大小姐,山上溫度下降,你冷不冷,我這兒有保暖的衣物。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