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827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蕭靳寒行動不便坐在床上,面無表情,白梨靠近時,他會主動往後退,在白梨伸手來時,擋住她的觸碰。

白梨似乎急了,便傷口疼痛的往前倒。

蕭靳寒下意識躲開,好在她只是虛張聲勢,從容不迫的撐著床邊,尷尬道:“我好像扯動了傷口,沒傷到你吧。”

蕭靳寒皺眉冷沉道:“既然你受了傷,應該待房間好好休息。”

白梨微微一笑:“我沒事,我基本上好了,我只是看你沒人照顧,怕你不方便。”

她話說得委婉,實則在責怪唐夭夭關鍵時刻不在身邊。

她那樣的女人,未婚夫生病,許久都不來照顧一下,不太貼心。

比起她來差遠了。

蕭靳寒不怎麼喜歡與她說話,她如果說不出令他感興趣的話,也必定不會回答。

“有十六在,不用操心。”蕭靳寒滿臉寫著拒絕,意思她可以回去了。

白梨四處看了圈,不假思索的問:“她人呢?我一來就見不到她的人,她對你不夠關心。”

她恨不得說盡唐夭夭的所有缺點,總有一點令他反感的,特別是他受傷,應該是最脆弱的時刻。

能照顧他,陪伴他的,才是令他更心動的那個人。

她的想法過於簡單,也很急切。

危機感令她失去智商。

然而蕭靳寒油鹽不進。

白梨在他耳邊說得口乾舌燥,旁敲側擊,他卻在看報紙,把白梨當做空氣,對她疏遠。

能耐心的讓她在房間待這麼久,已經是看在她不顧生死救了他的份上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