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813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能做到他那般。

不留任何餘地的苛刻自己,也不留餘地的奉獻給她。

這種感情與哥哥們的寵愛不一樣。

他就像是墊在她身後,給她安全感的海綿,不管她跌倒多少次,她都不會疼。

而海綿雖蓬鬆,令人舒坦,總會有壓垮的一天。

她想一輩子擁有這份安逸,但他提前已經耗盡了自己。

捨不得,又對他無可奈何。

唐夭夭生不起氣,只是氣自己過於心大,沒有發現霍臨風的反常。

“傷口,疼嗎?”

平日她連被刀劃傷一下,都會疼得起雞皮疙瘩。

換位思考,她覺得霍臨風承受了莫大的痛苦。

霍臨風道:“還好,不疼。”

“你在說謊,怎麼可能不疼。”

他的手還未處理好,止住了血,可猙獰的傷口還是令人頭皮發麻。

唐夭夭表情平靜,眼淚卻從眼眶溢位,一滴滴落下來,劃過臉頰,落在他的手背上。

她怕淚水會刺激他的傷口,伸手抹掉。

霍臨風快一步,指腹擦掉那些淚水,遞給她一個溫柔的微笑:“葡萄,別哭鼻子,我的體質與常人不一樣,我的血能暫時保住你父親生命體質平衡,但一天找不到兇手,他可能一直醒不來。”

這也是他無能為力的事。

他只幫到這個地步。

唐夭夭不哭了,叮囑道:“你已經夠了,剩下的我來解決,現在你必須去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臨風沒有反抗,讓護士處理好傷口,就聽唐夭夭的話,去好好休息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