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54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子倆的衝突有多激烈和焦灼。

所以他說:“我來接你。”

然後補充了個時間:“很快。”

江潯抿著唇,牙齒咬上內側的**。疼痛沒能成功分散他的情緒,眼淚還是掉了下來。之後的半個小時陳筠不肯從他房間離開,他覺得彆扭,沒再畫畫,毫無生氣地縮在床上睡覺,等他睜開眼,夏清澤就坐在他床邊的地板上,不知等了多久。江潯起先很冷靜,抬手看到那個花瓣吊墜上的三片顏色都在,那些壓抑著的真實的情緒才宣洩出來。

“我是不是很差勁?”他問夏清澤。他自己都要覺得自己失敗了,他做的事情連血緣至親都不支援,他都有點迷茫了,他汲汲追求的到底是什麼。

“不,你才不差勁,你特別好。”夏清澤湊近,在江潯泛紅的鼻頭戳了一下,“你是我見過的最執著的人。”

江潯自嘲地笑。執著這個褒義詞得功成名就者用。他這樣的,只能算鑽牛角尖,不懂世故圓滑,不撞南牆不回頭,欠社會教育。

但夏清澤還是正正經經道:“你也是我見過最負責任的,只要喜歡了,你就不會辜負這份喜歡。”

不管是繪畫,動漫,還是年少的暗戀,你不求迴響,但依舊念念不忘。

他跟江潯說:“走。”

“……去哪兒?”

“回家過年啊,你忘了?”

江潯從床上坐起來,驚愕道:“但那是……在夢裡說的話啊。”

“所以你就沒當真?”夏清澤故意表現得很受傷,問,“那其他的呢,你也以為只是夢話?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