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40

涼亭裡坐下喝。這種花酒度數並不高,灌完蔣靈喝了一半的那瓶後他什麼感覺都沒有,就把其他的也開啟,報復性地不停地灌。第三壺喝完後他還是很冷靜的,但第四壺的瓶蓋他一直打不開。擰著擰著,他突然就把瓷制的酒瓶摔在了地上,酒水濺到他身上,他壓抑不住地罵了句:“操!”

他重新坐下,雙手柱著額頭往後捋頭髮。幾分鐘後他開啟手機的閃光燈照向地面,把碎瓷片一塊一塊地撿起來,撿到最後他緊緊握住稜角分明的一片,血都滴下來了,他還是絲毫感受不到疼,心中只有挫敗。

——這箱七年前並沒有出現的酒讓夏清澤感受到了很深、很深的挫敗。他原本以為自己面對七年前的蔣靈終於能遊刃有餘,可一旦夏櫻的死不再是心照不宣的秘密,一箱酒就將他打回原形,他依舊無能為力。

他撿完了最後一塊瓷片,將紙箱扔掉後沒回家,而是繼續坐在涼亭。他耳邊不止有蟬鳴,還有蛙叫,盛夏的蚊蟲似乎都休息入睡,十點半的綠化區無人散步,相隔甚遠的獨棟別墅裡有燈火和故事,只有他的那個家漆黑一片,而他坐在路燈照拂不到的小涼亭遙遙相望。

他就這麼坐著,坐著,等他回神,那個不知什麼時候播過去的電話已經接通了。對方也沉默著,久久不言語,夏清澤毫不懷疑這樣的沉默他能聽一整夜,他聽到江潯問:“有什麼事嗎?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網址並收藏喔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↖(^ω^)↗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