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34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原本以為夏清澤是性格使然,但如果考慮上夏櫻自殺的時間點和那些書,夏清澤的高中和之後的未來都與母親的抑鬱症和ptsd緊密聯絡。他也沒好好欣賞過山海中學的風和月,別人眼裡的夏清澤高高在上於雲端,卻不知那雲端上只有他一個人。

所以他隔了大約一分鐘,又發來新的一條:我其實很想借這個機會,好好看看。

江潯手速飛快地打了句“好啊,這是夢裡,我們可以胡作非為。”想了想,又把“我們”改成了“你”,然後發過去。夏清澤給他發了個“好”,江潯就繼續抱著手機傻樂。他們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提海邊發生的一切,只當自己是十七歲的江潯和十八歲的夏清澤。江潯很容易滿足的,他現在就心滿意足,想著磚塊機就磚塊機吧,那些簡訊雖然不能截圖,但這個手機所有的記憶體可以只放和一個人的簡訊。他怕自己再聊下去真會激動到徹夜難眠,就回:我準備睡覺了。

他剛發過去,衛生間的門就被推開了,江潯還以為是樓管阿姨殺了個回馬槍,嚇得往角落裡一縮,手機藏到身後,但顯示屏的光還是頑強地透出來,給江潯的肩和頭髮打上柔光。

“你躲廁所裡幹嘛?”楊騁皺著眉,點開自己手機的閃光燈對著江潯。江潯被光線刺激地閉上眼,抬起雙手手臂擋光。這讓楊騁看清了江潯手裡的磚塊機,不由嗤笑一聲。這是一個iPhone都出到6s的年代,江潯居然還在用老掉牙的諾基亞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