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179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亂了。

信中說,謝奪撿回來的那把斷刀, 已經查出了鍛造出處。

李閣老整理了一部分線索,給出的結論是:刺客很可能是燕王府暗衛。

這封密信把謝奪給氣笑了。

沒想到李閣老那樣心思深不可測的人,也會有這般狗急跳牆的時候, 為了挑撥他跟燕王,竟然說出這等蠢話。

可當謝奪把整件事細想一遍,前後發生的所有事實,炸雷般轟碎了他所有信心。

那夜的意外在發生時,他沒有覺察任何古怪。

從韓皎一杯酒下肚,忽然倒進他懷裡,到馬車裡突然主動摟住他脖頸,再到哭著求他不要走,此刻想來,竟如此反常。

那時候,韓皎訴說愛慕,主動求歡,讓謝奪始終處在一種無法恢復一絲理智的瘋狂狀態。

然而,天快亮時,韓皎忽然情緒大變,驚得他出門尋藥,而後遭遇了刺客。

謝奪那時候根本無心追究行刺之事,火速回到那夜纏綿的臥房外,門卻被鎖上了,韓皎的情緒從抗拒幾乎變得畏懼,甚至不肯開門讓他見一眼。

如果這一切不是發生在他與韓皎之間,換任何一個人,前後變化如此突兀,謝奪都不可能暈乎乎一整日沒察覺任何反常。

他拿著李閣老密送來的證據,在桌邊枯坐一整夜,情緒不斷在驚怒和懷疑之間掙扎不定。

如果說六哥的宴請、韓皎的投懷送抱,都是為了那一刻的行刺,又怎麼可能只請來一個暗衛埋伏他?

可細細想來,六哥出宮早,謝奪不曾在校場對他展露身手,被低估也不無可能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