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6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草,似乎方才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韓皎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,微微舒了口氣。

這類患者失控的時候,可能會傷人或者自傷,傷人倒是無所謂,自傷可就攤上大事了,導致皇子自殘的罪人肯定罪責難逃。

韓皎愈發沒有信心,怕是根本沒有捷徑可走,老老實實跟李閣老斗法,比接近端王安全得多。

“沒事了。”李閣老又對韓皎點點頭,讓他坐下來,繼續跟端王交談。

雖然知道這樣的交流,可能永遠換不回謝修任何迴應,但李閣老誠心想要試一試。

試著讓韓皎發現端王的可愛之處,讓他相信端王值得輔佐。

“你很像年輕時的老夫。”

韓皎再次坐下的時候,聽見李閣老忽然說了這句話。

“嘗試著真心感受殿下的喜怒。”李閣老開口道:“殿下任何舉動,都對你毫無惡意,但你的善意敵意,他都一清二楚。”

說完,李閣老稱是出門接見其他賓客,只留韓皎單獨與端王交流。

花廳裡,謝修與韓皎相鄰而坐,侍從都站得遠遠的。

韓皎吞嚥了一口,雙拳抵在膝蓋上緊繃得發顫。

剛剛一句“喝慣了白水”,就莫名讓謝修險些失控,韓皎不知道什麼話能說。

“你聞起來像剛出爐的燒餅。”謝修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。

韓皎愣了好一會,餘光看了看周圍,才緩緩側頭看向正在擺弄花草的謝修,輕聲詢問:“殿下在跟臣說話?”

“還有熟過頭的韭菜。”謝修又說了一句話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