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8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不會懷疑他的科舉成績?

會不會懷疑他如何透過殿試,如何犯下欺君之罪?

謝奪卻並沒有追究他對法家一竅不通,轉而若無其事地看向一旁,說出一段毫不相干的話語:“昨日侍講先生布置的那篇洪範策論,我還沒動筆,後晌還得去練習蹴鞠。”

什麼意思?

案板上的韓皎艱難的開動腦筋,陡然眼睛一亮,終於領悟了大boss的意圖!

謝奪的意思是自己想去踢球沒空寫作業。

所以說,繞這麼大圈子拿住他把柄,只是為了要他幫忙寫作業?

就這點出息,怎麼當上終極大boss的???

韓皎閉眼深吸一口氣,沉聲表態:“殿下強身要緊,至於那篇策論,微臣願為殿下捉刀代筆。”

謝奪斬釘截鐵地迴應:“明早卯正之前交給本王,謝了。”

旋即轉身飛奔踢球去了。

韓皎:“……”

你小子答應得也太爽快了吧?

按照國際慣例,不都得羞怯推脫一番嗎?

質疑中,大boss輕盈矯健的身影,已經消失在宮巷拐角。

*

刑部衙門地牢裡,一片寂靜。

這重犯監牢已經很久沒吞過活人了,陰冷的牆面像是修成了精,每一聲話音傳出來,迴音都彷彿厲鬼的迴應。

“趙亮!你還嘴硬?”輪番審訊的官員坐在行刑室角落案几後,地牢裡陰冷的溼氣彷彿能透過骨縫。

“不過是有一說一,三年守邊無功,是我的罪過,殺頭抄家,趙某絕無怨言,但殺良冒功這等汙衊之言,千刀萬剮也休想叫趙某屈打成招。”被綁在行刑十字柱上的男人四十上下年紀,一臉的絡腮鬍與亂髮糾結沾粘,面色黝黑泛黃,身上卻並無血汙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載入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關閉廣告遮蔽】or【更換瀏覽器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