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正文 第14節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於是,我們全店上下就忙著幫老墨把這些貨扛到樓下一層的停車場去。炮哥有輛金盃車停在那裡。裝好後,我沒立即回公司,而是徑直從停車場出口走了出去,在口子那買了包煙。一抬頭,正好看見金盃從我身邊過去,透過前擋風玻璃,我隱約瞥見了炮哥的手搭在珍姐的肩膀上。

我在那裡站著抽完了一根菸,才回了公司。

剛走進公司,老墨就拿了根菸給我,拍著我肩膀說“今天就真的是麻煩兄弟你了啊。”我說沒有沒有,然後猶豫著要不要把剛才看見的一幕告訴老墨。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,心想著這年頭,你摸我我摸你都不算啥,要互相摸才算稍微有點啥。

剛進大學的那一個月,我天天躲在圖書館裡翻強姦案的資料。話說油菜花開時,一個褲襠裡滿是荷爾蒙的男人外出遊蕩,看見一村姑在地裡翹著屁股挖土,一時沒忍住就撲了上去作孽。奈何此男人經驗不足,一把錯插進了村姑後門,並完成全過程至射精。請問這算啥?最後的審判認定這是耍流氓而非強姦,因為性器官並未真正接觸。珍姐好歹與炮哥也就是肢體接觸而已,我犯不著給老墨說,說了我沒好處,搞得不好我還要背個黑鍋。已經與小盧鬧翻了,我不能再和老墨出啥罅隙了。

老墨還沉在剛才的幸福中,不斷在我面前表示他對炮哥的景仰和崇拜。我抽著煙,琢磨著回家後一定要給X上堂思想教育課,然後又琢磨著得更加放肆地賺錢。否則像老墨這樣都33歲高壽了,就靠每個月拿的那麼幾百塊工資傻逼烘烘過日子.食物鏈中的低端男人不帶綠帽子才怪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peakread.com

(>人<;)